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品比梅花的博客

品比梅花

 
 
 

日志

 
 
关于我

追溯祖辈三代皆以放牧打工为生,我辈哪能光宗耀祖飞黄腾达?生于天地间,不求名扬四海,但求问心无愧!

网易考拉推荐

无 法 悲 哀  

2010-07-23 08:1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当我看到那张省级农民报上的招聘启示时,心里就发誓,一定要离开这个折磨人的鬼地方。

    我所在的地方是省里的飞机场,具体地说是飞机场的办公楼装修工地,我和我的工友们就在这个工地上当小工。主要工作就是往楼上扛水泥、沙子、装潢材料等等,凡是最重的活儿都是我们干。

    我们的工资是一天二十元钱,月底兑现。

    工地的监工是一个面黄肌瘦好象饿了几辈子的人,人虽瘦且生得很对不起观众,但监工水平却是一流的。

  在此之前,我一直自诩爱好文学,而且很有为了文学而殉道的决心,尽管常常被繁重的劳动折磨着美好的理想,但那颗向往的心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追求,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日俱增。其实,生活就是生活,尤其是贫困地区的农民,除了艰辛的劳作几乎没有什么其他出路了。所以,为了温饱我们大多数人只能选择打工这一条路。

  不知道监工是不是没有生理知觉,反正每天早上5点准时扯着尖细的嗓子喊起床,中午从来没见他休息过,晚上11点以后等我们睡下后,他检查了工地上的各种关键地方的安全才肯入睡,有时要到凌晨1点才睡,早上仍旧是5点催人起床。我做过工的地方虽然很多,但没有一处的工比这儿紧,劳动强度比这儿大,工人们走了一拨又一拨,我也好多次有走的想法,但是想想找工作的难处,还是一忍再忍。

  工人们走的另一个原因是伙食太差劲,用工人们的话说是连猪食都不如。早上稀粥,那才叫稀粥呢,一碗里只有数得见的几粒米,青的发蓝,就着由于没有搭匀碱而黄白相间的馒头,工地上到处扔着大块大块的馒头。

    每到开饭时间,工人们就鬼哭狼嚎般的吼叫:“快来呀,喂猪的来了!”随后就是不绝于耳的骂娘声。中午饭算是改善了,每天固定的饭菜:糊了的大米饭,素炒白菜、芹菜、胡萝卜。吃的工人们一个个象黑夜里出来觅食的饿狼,眼珠子发绿。晚饭和早饭基本上是一个水平,就是加班后也不给工人们吃个加班饭,更别说是加班工资了。工人们只有干骂娘的份,要不就是抬腿走人,没有一点办法。用那个干瘦监工的话来说:“就这你们有球毛的个脾气!”

    是的,我们没脾气,谁叫我们是民工来着?

    工人们并不是想走就走,不到一个月是领不到工资的。如此,即使再不情愿做的人也必须挨够三十天,否则,这段时间就白受了。想想,谁愿意没明没夜做上二十几天一分钱没领走人呢?这也是这个工地不缺人的秘诀所在。

    很佩服工头精明的头脑,怪不得人家能赚下大笔钱呢,从对待工人上就可见一斑。

    和我在一块做工的有好几个是我们一个村的,大家在一块可以互相照顾,谁有个病病痛痛也不至于没人给买药倒水。其余大多数工人都是来自四川、贵州等地的,说起话来鸟言鸟语,一句也听不懂。

    当然我们说话他们也一样傻眼。

    为此,我们常常恶作剧,用老家的方言笑眯眯的朝人家骂娘,同时还点头哈腰。四川、贵州的民工见我们笑着对他们说话,虽然听不懂说什么,但非常感激,一股劲的说着“谢谢”!我们仿佛得了天大的便宜,在人家说谢谢的时候,再用老家的粗话笑眯眯的回敬几句,好象这样一来减轻了许多疲乏。与此同时,我们也每天遭受着人家同样的报复,即使听不懂,也可以从他们挤眉弄眼中得到答案。大家就这样互相笑嘻嘻的骂着来打发难熬的时光。

    其实出卖苦力并不卑微,但是常常被这个城市里打扮时尚的所谓成功人士所不屑,甚至吓唬孩子的话都是“再不好好听话,把你给了民工!”。在城里人的眼中,民工比我们小时候奶奶故事里的麻胡子都吓人和惹人讨厌。

  也许是天性使然,或许是骨子里爱好在作怪,反正不管去了哪儿,条件多么艰苦,我宁愿少吃一顿饭少穿一件衣,也要每天买一份报纸。那天,省报业集团的流动卖报车在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又卖开了报纸,喇叭里那个女的声音甜美,一个劲儿的吆喝,煽动人们来买报纸。看来什么地方都是以经济为第一位的,就连党和国家的喉舌、人民群众最信赖的新闻媒体也脱离不了这个怪圈。我雷打不动的买了三份报纸:日报、晚报、农民报。

  就是在晚上看农民报的时候发现的那个招聘启示的。

                二

  应聘对我来说非常陌生,我由于学历低,没有条件去人才市场和那些天之骄子竞争,再加上性格内向,长相粗鲁,说话木呐语言迟钝外带结巴,所以在人前很少开口说话,免得暴露更多的缺陷,大多数时候是想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抑或是在表明沉默是金,实际上苦楚只有自己清楚。常常看着别人流利的讲话开玩笑,而自己即使肚子里憋了一大筐话,也蹦不出一句响屁,只能干着急,除非不怕别人的讥笑。

    为了能够找到一份比较体面的工作,也为了心中那份恒久的爱恋,我只能抛开一切自卑,去那幢装潢气派豪华的大楼里应聘。

    那撞大楼大概有三十几层吧?反正向上看去直插云霄,与天庭为邻神仙为伴,在我的印象中,里面的人都是我们省里面的一群精英人物,至少他(她)们是正义的化身,是敢为人民大众鼓与呼的人。无形之中增加了一种亲切和信赖,给自卑的我极大的鼓励。

    招聘是在二十三楼的广告部进行的。那种豪华场所我只在电视里见过。一直以来我都傻傻的以为,那么豪华的地方是只有拍电视剧的时候才用的。然而当我真正切切的站在那个地上时,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该坐还是站,该问什么。呆呆的立在那儿,犹如泥雕木塑般再没敢挪动一下。

    接待我的是一个非常文弱清秀的女子,可能是看出我的山汉相,又是让座又是倒水又是嘘寒问暖,热情的让人实在不好意思,我感动的几乎流下鼻涕眼泪。这时我眼前又出现了那个监工的嘴脸和猪狗不如的生活,更加坚定了我离开的决心。

  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不卑不亢,老天有眼,那个女的在看了我的简历、对我提问了一大堆问题、看了我发表的文章后,很温柔的笑笑说:“应该没问题,你是我这几天见了的应聘者中实力最雄厚的一个,就看最后主任的了,你去和主任好好谈谈吧!”说完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就是这一眼看的我灵魂出窍,好长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当天我就辞了工作,领着几十天来受苦挣下的血汗钱,毅然决然的走上了漫漫应聘路。

  等待接受主任最后审查的日子漫长而难熬,我如坐针毡,一遍遍幻想着被招聘后的种种努力,以及生活改善后的种种温馨设想。我的眼前不时浮现出安逸舒适的家,不敢奢望其他,至少应该有一个装饰典雅、布置简洁的书房,然后有一台自己的电脑。午夜,喝一杯清茶,听着悠扬的音乐,孜孜以求,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何等美事?何来美事!

    为了充实自己的学识,也为了打发难熬的寂寞时光,在这段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不断的读书看报写文章,努力强迫自己走进忘我的状态,抛却一切欲望,榨尽内心所有的真诚,为了理想为了父母为了自己一辈子的信仰,只能背水一战了。

    终于,通知我们最后去面试了。这是决定梦想成败与否的关键时刻,多少应聘者虎视耽耽,都恨不得把对手夷为平地。我有了那个女的那句让人浮想联翩的话,觉得信心倍增。临走之前又去理发店理了理乱如蓬草的头发,这样,虽然生就丑陋但是至少整洁了不少。我在理发店那个大穿衣镜前左转右转的审视自己,看还有什么地方影响主任的审美。最后得出了结论:自我感觉良好。即使长相对不起观众,但收拾的还算干净利落,至少看不出邋遢民工的影子了。

    应聘,这个简单的词语给了人多少期盼多少失望,一次次的应聘给所有应聘者最大的收获就是脸皮比以前更厚了,除此之外或许没有收获更多的东西,当然这是我的想当然。我至今还想,一个人想把脸皮锻炼厚是何其难啊!厚脸皮可以给人带来无穷的财富,管他人说什么怎么说呢?可哪儿才是锻炼厚脸皮的绝妙地方?

    一句话:去应聘呀!

  在新闻大厦的二十三楼,一个看上去父亲般的男人就是所谓的主任。慈眉善目,一脸笑意,模棱两可的让所有应聘者都感觉到自己必中无疑。而我却从心底泛起了莫名其妙的悲哀。几百上千个应聘者,为何都是说的一样的话?难道这所有的人都有可能成为报社的一员?

  初试时那个女的把我叫到室外,说了一句话,让我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觉醒:“你有没有给主任送钱?”我顿时觉得天塌地陷,原来我心目中神圣的地方也有如此丑恶的行径。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女的又说:“我很欣赏你的才气,可很怀疑你的智力,难道你没理会清我那天看你的眼神和话语吗?现今这个世道,没有金钱开道能办成事吗?其实这次招聘并不是缺人,而是主任赌博输钱了……”

  我还能说什么,还有什么可说的?只能和那女的道别后忧心忡忡的回到租住的地方。

    头脑一片空白,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想不来。只有一种感觉:天塌了!

  好在还没有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身上还有五百多元钱作后盾,生活应该是没问题的。但工作没有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继续去过猪狗不如任人喝骂的生活还是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终于觉得还是去应聘。

    我就不信,瞎猫永远碰不上死耗子?

                    三

    心中的那一点幻想破灭后,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可笑到了几乎愚蠢的地步。也不看自己几斤几两就夜郎自大的敢去文人荟萃、精英云集的地方应聘,不自找苦吃才怪呢!在租住的房间躺了两天后,我又打起精神,把所有的苦楚埋在心底,去人才市场一家接一家的应聘。心中还是那个想法:瞎猫总有碰上死耗子的那一天!!!

  真应了那句老话,工夫不负有心人。整整跑了五天后,在一份人才信息报上看到了一则很激动人心的招聘启示。虽然后来没有彻底改变了我根本的生活,但对我今后的生活还是起了很大的影响。

  那则招聘启示是一家杂志社刊登的,启示简洁明快,没有年龄限制,更没有学历限制,主要是要求应聘者具有过硬的文字功底,耐心细致的工作作风和塌实肯干的精神。我觉得这个条件就应该是专门为我设的,要不怎么每一条都那么适合我?

    我是在杂志社工作后才知道那是一份内刊。

    我去应聘的时候,正好总编在办公室。大约五十多岁,一派学者风度,和蔼之中带着不可言喻的高贵气质,和影视明星濮存昕极为相象。总编对我详细的问清情况后,打电话叫来了编辑部主任。主任是一个戴深度近视镜的女的,也就是四十多岁奔五十的样子,但是说话妖里妖气,一股见谁都想撒娇的味道,很恶心!

主编对主任简单介绍了我的情况后,非常郑重的说:经过我们的研究决定正式聘用你为杂志社的责任编辑,现在你跟主任去编辑部熟悉一下情况吧!

幸福是不是来的太突然了?我总觉得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拿在手里都不太塌实!但不管怎么说,主编答应了,我就可以大展身手了。

  说是编辑部,其实也就是两间比较大的房子,放了五、六台电脑,四个二十几的男女坐在电脑前正操作。此之前,我对电脑简直就是知道个名字而已,现在看到只要能进来这个杂志社,肯定能够学会电脑操作,即使待遇稍微差池点,也不虚此行了。

  生活有时就是这样,有的事情即使你追的头破血流,也难以实现愿望,而有的事情往往简单的令人不可思议。我进这个内刊时就是这样的,非常的顺利,非常的轻而易举,昨天还是四处奔波靠出卖苦力生活的我,今天竟然也堂而皇之的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做起了责任编辑。这其间的戏剧性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在杂志社我是学历最低的,也是技能最差的。我几乎不知道电脑怎么开启怎么关闭,至于其他操作更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好在我没过几天就看出了其他编辑的水平,稍微弥补了我心里的一点卑微感。从心里真真切切感到这个世界混饭吃的大有人在。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其中的一个!

  杂志社原有的编辑中,都是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个个朝气蓬勃活力无限,我很快就和他们熟悉了。现在连同我在内共有五个责任编辑,我们负责每期杂志的选稿、修改、编排、校对、小样以及与作者的联系、寄稿费等等等等,虽然工作忙忙碌碌,但一天下来却觉得非常充实。尤其是我们五个年轻人,在工作上互相帮助,在生活上互相支持,其乐融融。

  我所在的这个杂志社是一个面向全省的内部农业类杂志,杂志的稿件从国家的宏观政策到地方的具体措施,方方面面都涉及。我来的第五天,总编给了我一些数据,让我在第八期的显著位置写一篇关于粮食价格上涨原因分析的文章。我在来之前就对总编夸过海口,不出一月,保证写一篇重量级的文章。现在任务到手,我为了在杂志社能继续呆下去,就必须兑现当初的承诺。

  放弃了手头一切工作,投入到写作当中。我在全国各地各大农业网站上浏览有关粮食价格上涨的报道,以便从中找到有价值的素材。五天后,我将近两万字的打印稿放在了总编的案头,那篇文章的题目是《粮价上涨:既是趋势,又是好事》,我从中国粮食种植大面积减少的原因到产粮大区自然灾害和人为因素的分析,从国家对粮食政策的进一步放松到农民种粮积极性的逐步提高,我觉得写的应该头头是道条理分明了。果然!总编在看完后,微笑着说:“立即排版,放在第一页,并加注300字的编者按!”

    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六,杂志社有一个雷打不动的惯例,每到星期六都要开一次会,总结一星期以来的工作得失,改进工作中发现的问题,逐步提高编辑的审稿、编排能力。

    参加会议的有社长、两位副社长、主编、两位副主编、编辑部主任,再就是我们五个责任编辑。当官的依次讲话后,我们也开始轮流发言。该我讲时,我没有讲以后怎么办好杂志的思路,只是把上一期杂志上出现的各种错误共计38处讲了出来,其中包括26个错别字、3处政策性错误、5处技术原因等。不想,我的话一说完,就引起了全体与会人员的热烈议论。大家都夸我心细,是一名当编辑的好料,总之,高帽子给我戴了一顶又一顶。当即,主编任命我为编辑部副主任,重点对校对工作严格把关,力争把错误消除在零的水平。

编辑部原来有一个女孩子,长的很有特点,也很清秀脱俗,是我们四个男编辑每天的精神食粮。女孩子也特别耐耍笑,对我们的一些过火的玩笑只是一笑了之,有时甚至给我们轮流当梦中情人。如此,我们几个男的就免不了向她大献殷勤,而她也懒得做她的工作,总是找一个非常得体漂亮的借口让我们做,而且每次还要说:“做吧,我也帮你,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我们除了心甘情愿勇往直前还有什么说的?有美人陪伴,又说一些让人想入非非的话,我们男编辑的热情空前高涨,说话也都力争显得幽默风趣,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吃饭时,每当饭后,总是抢着买单。每当这时候,那位女编辑就说:“你们好绅士啊,只是别忘了,我已经有了另一半了。”但就这还是挡不住我们大献殷勤的劲头和决心。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