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品比梅花的博客

品比梅花

 
 
 

日志

 
 
关于我

追溯祖辈三代皆以放牧打工为生,我辈哪能光宗耀祖飞黄腾达?生于天地间,不求名扬四海,但求问心无愧!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山西煤炭采空区调查:300万人受灾 处处有鬼村(一)  

2011-11-04 16:1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西煤炭采空区调查:300万人受灾 处处有鬼村(一)


《新民周刊》2011年第43期封面
《新民周刊》2011年第43期封面
曾经是冬暖夏凉的窑洞如今只留下了凄凉 摄影潘文龙
曾经是冬暖夏凉的窑洞如今只留下了凄凉 摄影潘文龙
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旧庞庞塔的矿工宿舍,目前成了村民临时避难所 摄影 潘文龙
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旧庞庞塔的矿工宿舍,目前成了村民临时避难所 摄影 潘文龙
这不是“地震”而是“煤震”所致 摄影潘文龙
这不是“地震”而是“煤震”所致 摄影潘文龙


 山西真“悬”

一点没有危言耸听的意思:山西真“悬”!

    当河西的陕西省神木县,因煤炭开采形成的采空塌陷面积高达56平方公里,毁弃耕地23万亩,而发出“生态呼救”时,河东的山西则以“近3万平方公里采空塌陷”的存量危机继续拷掠公众的耐药性。

  即令是世界范围看,也没有比当下山西人活得更“悬”、更战战兢兢的了脚下八分之一,甚至七分之一的地层已被掏空,归零的积木游戏,只欠一次级别远小于汶川的地震轻轻一推而已。

  但疯狂的掘煤机还在大嗓门地“掏”、“掏”、“掏”……

  这是个等同卖血的产业,掘煤。

  这是个等同做空的产业,掘煤。

  60年了,如同挥刀自刭,山西不少地区掏空脚底,点亮全国,卖空资源,点亮财富。执意“做空”,不断地、持续地“做空”,再“做空”,资源型经济的宿命,就是做空后的“悬空”。有道是“悬空寺,半天高,三根马尾空中吊”,著名的悬空寺是山西经济的LOGO?还是政商同盟,榨干祖田的象征?

  如果它因此被谑称“悬空省”,则疯狂的掘煤机某日抬头,应该会发现,最后的煤层,上面是机关、学校、企业、城镇、大厦、广场、良田、古迹……

  掘煤机似乎踌躇了片刻,仍大吼着扑上去,第一个祭刀的仍然是村庄。于是在血色迁徙开始前,一座又一座的村庄直接塌陷,直接跌进废弃的深渊……

  请听听山西百姓的哭泣、忧号!

  因煤而兴。因煤而衰。我们决不愿意看到,狂欢后面的结局是游戏归零!

  

  血色黑洞

  山西煤炭采空区现状调查

                                                                                               新民周刊  主笔/胡展奋 撰稿/高勤荣

 

  令人惊恐的是,长期高强度的煤炭开采使地下矿体层形成巨大的空洞,出现举世罕见的采空区。山西全省1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采空区近3万平方公里,几近台湾省的面积!悬空寺,就这样成了山西的千年隐喻。

  杞人忧天。晋人忧地。近30年来,山西人都愁着脚底的土地哪一天会突然“一脚踩空”地塌下去。

  山西的煤炭产量占中国的四分之一,无可争议的煤都。但“煤式经济”者,昔日为“美”,今日曰“霉”也,背时的挤榨型的卖资源模式,导致支柱产业单一粗放、生态环境崩溃、安全事故频发、资源日趋枯竭,资源型经济发展的深层次矛盾日渐爆发,尤其令人惊恐的是,长期高强度的煤炭开采使地下矿体层形成巨大的空洞,出现举世罕见的采空区。

  全省1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采空区近3万平方公里,几近台湾省的面积!

  如同复式楼盘,“阳间一个山西,阴间一个山西”,采空区内,大面积沉降塌陷导致土壤龟裂,山体滑坡,沟渠支离,水源枯竭,岩崖塌方,路桥凹陷,无数的机关学校,工矿企业,高楼大厦惕惕于薄冰,岌岌乎危卵,“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村庄”,在山西已超过700个。

  悬空寺,就这样成了山西的千年隐喻。

  2011年4月至10月,我们多次探访了采空区。

  吕梁采空区调查

  河东河西高粱熟了。河东,即指山西。黄河流经山西省的西南部,山西雄踞黄河之东,古称河东。“河东”,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传说中“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都在这块土地。上古时代女娲氏炼石补天、神农氏尝百草、愚公移山、精卫填海、舜耕历山的传说亦盛于此。

  但1949年以来,世人熟知“河东”的,既不是尧舜,也不是高粱,而是煤。历史上,山西产煤,但60年来的加速度掏挖,使这个省份的“底盘”被空前地掏空,导致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地陷落。

  庞庞塔村,一个非常古怪的名字,位于太原西部的吕梁山区。几乎一夜之间崩溃成一堆废墟。

  庞庞塔的崩溃

  从太原驱车走高速,至临县至少3小时,再往木瓜坪乡庞庞塔村就都是狭窄的机耕路和土路了。庞庞塔村夹在两座大山之间,东西长约有400米,南北宽不足100米。一个依山而建的行政村,因为下面的地层被采空,整个村“就像掉冰窟一样”,垮了。

  10月的中旬,吕梁山区已经很有寒意了,进村的感觉非常寂静。满眼的白杨。满地的枣子。因为阒无一人而枣子没人捡,我们随手捡几个尝尝,非常甜。

  只有山鸟在叶间鸣啭。举目望去,村子里到处是残垣断壁、碎砖破瓦,“类地震”的感觉非常强烈,全村百余座房屋倒塌八成,一些尚未倒塌的院落大门挂着锈锁,墙壁上几寸宽的裂痕大张虎口,怵目惊心。除了塌陷,似乎还夹杂着滑坡和泥石流,成片依山而建的窑洞被坍塌下来的土埋住,只露出一个个的黑洞,村民的家具、摩托车、电视机、自行车等物品都被埋进了“黑洞”。

  我们无法想象,类似的崩溃发生在城镇、发生在高楼下,会怎么样。

  太多的院子由于地面下沉变成了一座座孤岛。树上、墙上、坡上,到处是“危险,禁止通行”!“受地质灾害影响,请注意地陷,注意山体滑坡”等字样的警示牌,提示着这里存在着不期而至的危险。

  地陷看上去是突然发生的,但预兆早就有了。受大规模煤矿开采的影响,庞庞塔村其实早在2000年就开始有村民的窑屋不断地“塌下去”,“夜里睡觉,墙皮土屑不断地往脸上掉,白天好好地,房梁咯吱咯吱地响”以后越演越烈,今年夏天,大规模塌陷开始出现。

  “像放炮。”村民苗生全回忆说,“东家屋子摇着摇着,眼看快塌了,西家的也晃了起来,这边在晃,东边的已经‘轰’一声塌了,大家快去东家看,西家的也‘轰’一声没了……幸好那几天大家都觉得不对劲,白天都在外活动,要不全埋了!”

  村民都逃离了祖居。在村庄东面100多米的地方,依山造着三排砖窑。村民秦有才说,这些砖窑建造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旧庞庞塔矿的矿工宿舍,已经废弃了好多年,居住条件极其简陋,因为没人住,用城里人话说,就是长期狐兔出没,“鬼气森森”。目前倒成了村民们的临时避难所。

  村民告诉我们,庞庞塔村地下埋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庞庞塔村往东北方向走不到5公里的地方就是霍州煤电集团的吕临能化有限公司“庞庞塔煤矿”,而它掘进的方向就是庞庞塔村。

  对此,庞庞塔煤矿一位不便披露姓名的副矿长对我们解释说,庞庞塔矿始建于1968年的“文革”期间,算小矿,年产量不足10万吨,自霍州煤电集团公司2003年进驻后,成立了吕临能化有限公司,引进大量现代化采煤设备,该矿目前年产量已跃升至300万吨。“也许是规模开采引发地质灾害”,今年6月份,庞庞塔矿开采掘进到庞庞塔村地下,进而引发村庄大面积塌陷。

  类似的塌方其实在山西并不少见,他说。比如大同市南郊区鸦儿崖乡盘道村,以前山上到处都是泉水,而现在水源枯竭,村民不得不喝雨水;地面塌陷,一半以上的耕地被毁。所有窑洞都有裂缝,墙皮掉、石头落,随时都会伤人。喝井水要从外村买,舍不得买就喝雨水水(当地话,称雨水为‘雨水水’笔者)……

  “我们也不希望看到这样惨象,我们也为庞庞塔的今天痛心。”他对我们歉疚地摊开双手,“但是上面有指标,‘集团’有任务,大家都身不由己啊!”

  村民冯青秀告诉我们,他家原有2孔窑洞,3间房屋,如今全塌掉了,好好的日子一下子没了,10口人如今挤住在“旧庞庞塔矿”的工棚内,面对今后的生活,枯焦的脸,两眼茫然。

  55岁的村民秦有才不止一次接待过记者,他也特别怀念山村往日宁静的日子,虽然穷,但好歹穷得安生,“但现在的日子怕得不行,常常心惊肉跳”,他告诉我们,由于地面塌陷,自己家的2间土房和1个窑洞在7月初全部倒了,“那天好可怕”,他回忆,“房顶忽然嘎嘎地响,歪了!歪了!孩子们大叫着,大家往外跑……轰地一声塌了,灰大得每个人的脸像上了一层泥浆……”

  他现在也有家难回,同样暂住在旧庞庞塔矿的砖窑里。

  采访中获悉,矿方的善后救助还是值得称道的。目前,煤矿方和当地政府正在“非采空区”为村民建造活动板房作为简易安置房,“正在修建的这些活动板房离塌陷村庄只有100多米远,就算住在那里,我们心里也不踏实。”秦有才说。

  “新农村”在张家沟

  对于“煤矿采空区致整个村庄塌陷” 的说法,木瓜坪乡党委书记郭源毫不含糊地予以认可。他说:就是因为煤矿开采形成了采空区,引发地质灾害,造成庞庞塔村的地面塌陷以及山体垮塌。废弃村里到处可见的“受地质灾害影响,请注意地陷”、“请注意山体滑坡”的警示就是乡政府在灾难发生后赶写的,用于提醒过往车辆及行人。

  郭源也不止一次接待过各地记者,他说,庞庞塔村位于大山深处,物资匮乏、交通不便,从2004年开始,由于坍塌事故的不断发生,在乡政府动员下,多数村民陆续搬迁到周边村庄居住。到2010年时,全村实际居住村民不足100人,他们恋着旧居,舍不得离开,抱着侥幸心,混一天,算一天,且多数为老人。

  于是就由地方政府牵头,安置他们临时搬迁到离塌陷区100多米外的旧庞庞塔矿的砖窑居住。

  “搬迁还算是及时的,所以大面积塌陷发生时,村里人其实很少”,庞庞塔矿副矿长常颜山说,最危险的地下采空区,大致范围锁定在庞庞塔村原社办瓷厂至旧庞庞塔矿办公区之间,东西长约200米,经过勘测,村民们目前所居住的“旧矿砖窑”地质条件相对稳定,不存在塌陷危险,只是由于年久失修,砖窑居住条件较差。为了改善村民生活,目前由庞庞塔煤矿出资在砖窑更东的方向的安全区域内建造了70间活动板房,用于村民临时安置。再过一段时间,村民就可以离开“旧矿砖窑”,住进活动板房了。

  庞庞塔村村民苗生全告诉我们,村里早就不能住人了,年轻人都搬出去了,只剩下几十个老人留守,今年6月份,乡政府通知村民,地下采煤到了村子,要求大家6月底必须搬出村子,7月初村庄便开始大面积坍塌。由于村民在此之前已经大部搬离,故未造成人员伤亡,但是不少村民来不及转移的财物,都被埋在了倒塌的房屋下面。

  “活动板房”当然也只是临时住处。寒冬即将来临,如何一揽子解决村民的安置问题呢?

  临县国土资源局纪检书记任延顺说,事实上,2009年9月,庞庞塔矿和木瓜坪乡、庞庞塔村就共同商议,达成了对庞庞塔村整村移民搬迁意向,由庞庞塔矿对群众房屋进行赔偿,搬空的村庄其地下“压煤”由该矿继续采煤,搬迁安置的正式地址选在张家沟村,经征求广大村民意见,大多数村民愿意移民搬迁。

  截至2010年底,全村170余户,九成以上的农户签订了房屋赔偿协议并领取赔偿款,仅剩7户未领取房屋赔偿款。

  村民秦有才说,政府对村民房屋进行补偿,自己家40多平方米的窑洞,以每平方米430元的价格进行了补偿,虽然如数领到了1.7万元的房屋补偿款,但这点钱,造新居困难,他心里是非常纠结的。

  2010年6月底,临县政府出台的《关于煤矿开采造成地质灾害防治处理的指导性意见》规定,有户口、有土地、有房屋的村民,自行搬迁,不要求房屋安置的,按4.5万元/人的标准给予补偿;要求房屋安置的,按照4万元/人进行补偿。

  因车祸致残16年的村民高小海的说法,与官方意见稍有出入,他说乡政府已针对全村塌陷补偿已作出了规定,即把该村村民按照有户口、有房屋、有耕地三项指标分类,补偿标准从每人4.2万到5.2万,新村新址在离庞庞塔村30里地之外,新址正在打地梁,谁要盖房,得先出4200元/间的款项才行,每人4万多元,怎能建起房,今年又如何耕地呢?言语中一脸惆怅。

  对此,郭源说,政府的本意当然是亲民爱民的。但是《关于煤矿开采造成地质灾害防治处理的指导性意见》事实上也大大提高了对村民的补偿数额,使得原本已经达成的补偿协议难以实行。一些先期搬迁出去的村民担心拿不到增补的款项,纷纷迁回村里,甚至一些原来不是庞庞塔村的人,也将户口混了进来,不到一年时间,全村户籍人口增加到了718人。

  常颜山说,按照煤矿与村民达成的搬迁协议,全部村民应该在2010年底前搬迁完毕,补偿总额约为1000万元。然而按照新文件要求,补偿总额猛增到3000多万元,由于双方对补偿数额未达成一致,庞庞塔村移民安置工作不得不暂停。

  “新农村”的占地面积多少呢?郭源表示,木瓜坪乡政府已在离庞庞塔村不远的张家沟村征地25亩,并进行了地基挖填和平整工作,用于庞庞塔村移民搬迁。考虑到新村新址距旧村30里地,农民耕种地受影响,乡政府将针对该村村民,按照每亩200元(年)的标准,给农民发放“交通补助费”。

  “尽管存在重重困难,政府将和矿方一道,按照相关要求,尽快解决村民的安置问题!”

  10月的吕梁虽然肃杀,但背风的山坳仍有暖流。临别,郭源一笑而递上一双温热厚实的大手。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