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品比梅花的博客

品比梅花

 
 
 

日志

 
 
关于我

追溯祖辈三代皆以放牧打工为生,我辈哪能光宗耀祖飞黄腾达?生于天地间,不求名扬四海,但求问心无愧!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结 巴 人 生  

2011-02-25 19:0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巴,又称口吃、结嗑子、结老巴等。
     具体说中国目前到底有多少患此不为病的“病人”,咱不去考证,但不幸的是,这虽不是什么危及生命的大病,却严重影响了正常的人际交往和感情交流,有时甚至还会酿成惨剧。而患有或轻度或严重结巴的人,他们的痛苦不但无人理解,反而还会招致讥讽和嘲笑。
     我就是这顽疾群中的一员。
     儿时的我,绝对的伶牙利齿。六岁那年,家里来了个和爷爷滚占了二十多年的放羊老头,说话结巴的厉害。说不出来时,眼睛不住的眨巴,嘴唇不停的抖动,头吃力的向后背去、背去……有时说不出来还伴以手挖耳朵脚跺地等动作,逗得人能笑破肚。等那老头走后,我每次说话都以他为榜样极力模仿,并辅之以手脚。开始,家人对我的顽皮投之以似乎默许的微笑,到后来,我真的有点结巴了。但年少的我仍不懂此“病”的要害,对家人亲切的劝阻和善意的嘲讽置之不理,仍然我行我素,把结巴当新潮当时髦招摇过市。
     小学的岁月,天真无邪。生理身体上的缺陷几乎无人注意,不管高矮胖瘦黑白丑俊皆一视同仁,从不把某一同学的的缺陷经众口演绎编撰推敲加工,尔后起一个形象无比的绰号。真正觉得结巴是缺点是毛病是顽疾是在初中的三年时光。
     记得上中学那年我十三岁,那时,我胆小的可怜,知道自己考上初中后,死活不肯去镇上念书,后来经不住父母的规劝,开学那天,终于走进了属于自己的那个坐位。天哪!当我看到那么多男男女女叽叽喳喳吵成一团时,顿时,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充斥身心--耳边的声音不管是婉转还是粗犷,是刺耳还是动听,首先说话是顺顺溜溜毫无阻拦。好多次,我鼓起勇气想问身边的一位男同学哪里人叫什么,但在心里试着说了几遍要说的话,就是结巴的说不出来。罢!罢!罢!还是不问为好,以免丢陷露丑。直至此时我才意识到儿时的恶作剧兴趣给自己的人际交往造成了多大障碍。
     初中的第一节课令我终身难忘。当一个身材不大,穿着朴素笑眯眯的胖园脸男老师进来后,乱成一锅粥的教师立刻静了下来。老师姓杨,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当他让同学们挨个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时,我的心“忽”的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自己的介绍惹得同学们满堂大笑,以后有了取笑的把柄。我暗暗鼓励自己:要镇定,镇定!千万不可紧张。然而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轮到我讲时,头一句话就爆了个满堂彩。当我紧张万分脸憋的关公似的站起来说:“我叫牛玉清”时,谁能料到,在肚子里偷偷练了不止一千遍的话竟结巴住了,说了个“我…我…”便再也没有下文了。接下去便是眼睛不住的眨巴,嘴唇不停的抖动,头吃力的向后背去……来自不论大村小村、不论美丑俊妍、不论有无生理缺陷的所有男女同学一齐笑的东倒西歪,笑的捂肚子揉眼睛,笑的几乎岔了气。当是时,我恨不得自己变成一只苍蝇从破窗户上飞出去,恨不得变成一只人人讨厌的老鼠钻进地缝去,恨不得立马死去,免得在那儿丢人现眼惹人取笑。可是这些都不是现实,我仍旧是我,站在那儿羞的无地自容。也就是从那时起,“结嗑子”三字代替了我的名字。开始,谁要吼我“结嗑子”,我便会脸红脖子粗的和人家吵一顿。当然,吵的结果是人家骂上我一百句,我也嘣不出一句响屁,干着急!渐渐的,我也似乎习惯了哪个略带侮辱性质的外号。我常想,不管他们叫我什么,我还是我,这丝毫影响不了我的健康和未来。如此一来,心里倒释然了许多。
     可话是这么说,中学的几年时光里我还是尽量减少说话,尽量减少活动,一个人躲在教室角落里,在同学们玩的大呼小叫忘乎所以时,优哉游哉钻进书海。抑或陪刘姥姥到大观园散步,抑或邀青莲居士赏月;抑或品尝李清照的哀婉,抑或领略苏东坡的豪放。我惊喜的发现,嘴巴难以表达的意思到了笔尖下却鲜活灵动,日记、作文成了我向外界表白的主要工具。初三那年,我的一篇散文在一份学习报上发表,一时间,我“红”遍校园。而我也似乎看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步入社会后,由于结巴的缘故,我轻易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同伴在一块玩,也只是坐在一边嘿嘿傻笑,哪怕肚子里有成千上万句俏皮话,也胎死腹中难以面世。每每在别人谈笑风声之时,自卑之极的我怀着憎恶自己的心情,悄悄躲进四壁透风的窝里,喝着高度酒,抽着劣质烟,在一张张白纸上书写结巴带来的痛苦。在喝的天不转地转、人不走墙走时,狂呼着“天生我才必有用”,将饱蘸自己心血的文字一篇又一篇寄向各报刊杂志社。
     那年,受聘于吉林某杂志社,欣喜至极,一时竟感激自己幸亏得了严重的结巴,不然也不会有今日。这大概也是因祸得福吧?第一次随副主编出去采访,才感到患此“病”的人做记者有多大尴尬。第二天就作出决定:打道回府!毅然放弃自己多年朝思暮想的职业,钻进自家那三间土房里,编织那个永远瑰丽的梦,来了却我结结巴巴的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